我是錢某某 / 待分類 / 四川14歲女孩患婦科病,父親回應令人痛心...

分享

   

四川14歲女孩患婦科病,父親回應令人痛心:生而為女,究竟有多難?

2020-12-14  我是錢某某
    對女人來說,羞恥才是最大的疾病。

    ——《印度合伙人》



    “月經貧窮”,這個詞你聽過嗎?
     
    月經很平常。
     
    為什么和貧困連接到了一起?
     
    但真相就是,一片衛生巾,困住了太多女生。
     
    清幽是某公益組織的創始人。
    她本是律師。
    一直生活在都市。
     
    如果沒去貧困地區做公益,她或許永遠不會知道,月經,竟成了一個超級難題。
     
    在四川涼山州的大山里,女學生們應付月經的方式五花八門。
     
    有的用弟弟的尿布;
    有些用衛生紙;
    甚至還有用作業本的。
     
    曾經,她給孩子們發放過書包。
     
    但沒有看見女孩們歡呼雀躍的樣子。
     
    有個女孩支支吾吾地說,“我能不能不要書包,我已經有六個書包了?!?/span>
     
    剛開始,清幽有些困惑,不明白女孩到底想要什么。
     
    直到她看見女孩褲子上的紅點。
     
    她恍然大悟。
    那是月經來過的“痕跡”。
     
    還有一名叫丹丹的女孩,更是哭著央求,“老師,我不要書包,您能給我一包姨媽巾嗎?”
     
    很難想象,丹丹才14歲,卻患上了婦科病。
     
    因為在月經期,她最奢侈的時候,用的是劣質的衛生巾。
     
    更多時候,用的是“土辦法”:破布條、作業紙......
     
    時間一長,難免滋生感染。
     
    當然,更嚴重的,還會導致溶血甚至致癌。
     
    清幽開始意識到,對這些女孩來說,衛生巾是很奢侈的東西。
     
    也是種“額外”負擔。
     
     
     
     
    清幽曾說,“月經貧困,是遺落在角落里的傷痛和無助?!?/span>
     
    現實中,如果出現食不果腹的現象,很容易被發現,被幫助。
     
    但月經不同,它更像是一種帶有羞恥感的需求。
     
    明明是必需。
    卻不敢聲張。
     
    于是,一個人默默忍受,還以為再自然不過。
     
    這才是實現“月經自由”前,需要杜絕的荒誕想法。
     
    有一次,一個小學女生向清幽求助。
     
    事情的原委令人愕然。
     
    原來,小女孩來月經了,沒有衛生巾可以處理。
     
    她向父親要錢,卻被吼道:
     
    “你流那么多血怎么不去死?”
     
    似乎,月經是一種非?!耙姴坏霉狻钡臇|西。
     
    為其花錢,實在太“虧”。
     
    還有一種奇葩言論是,“為什么不像憋尿一樣憋住月經?”
     
    大人們不愿教,也不愿談衛生護理,月經的存在就變得尷尬起來。
     
    她們只能自己“摸索”。
     
    有一個女孩來月經時,血止不住地流。
     
    怎么辦,她一無所知。
     
    腦中只有一個想法:趕緊把血洗掉!
     
    于是她就跳進了河里,也不知道這樣做有什么危險。
     
    清幽的到來,給女孩們打開了一道大門。
     
    她們不敢問父母的問題,通通拋給了清幽。
     
    “老師我的血有點黑,我是不是要死了?”
    “老師我怎么肚子疼,我是不是長瘤子了?”
    “老師我是不是得了絕癥?”
     
    這類在她們小腦殼盤旋已久的疑問,在我們看來很荒唐,卻超越了她們的想象。
     
    這既好笑,又心酸。
     
    清幽在給她們帶去衛生用品的同時,也教會了怎么護理。
     
    一個小女孩端端正正寫了一封信,信上說:
    “在我第一次來大姨媽的時候,我很害怕。
    這是什么呀?
    我不會得了什么病了吧!
    我不怎么敢和別人說。
    我只和我的媽媽說了,但我媽媽卻不知道怎么給我說?!?/span>
                
    后來,清幽所在的公益組織,教給她一個看待月經的“新”視角:
     
    來月經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這不是某種缺陷,不必感到難過。
     
    但我們要保護好自己,愛自己。
     
     
     
     
    前陣子,“散裝衛生巾”突然成為一個熱門話題。
                
    一張散裝衛生巾的截圖傳遍網絡。
                 
    100片衛生巾才21.99元,平均一片2毛。
     
    這在一盒(10片)20、30塊的超市,便宜得令人難以置信。
     
    但便宜也是原罪嗎?
     
    當然不是。大家爭論的焦點在于:
     
    “為什么不買大牌一點的衛生巾?”
     
    “這么便宜的三無產品也敢用?用在私處的也敢亂買?”
                
    這種說法,就是經典的“何不食肉糜”:
     
    20、30塊的奶茶都能排一長隊,為什么在衛生巾上反而吝嗇了。
     
    關鍵是,買奶茶的和買散裝衛生巾的,根本就是兩個群體。
     
    或許是這樣的聲音太多,“衛生巾貧窮”才變成一個偽命題。
     
    成為被忽略的大多數。
     
    回到散裝衛生巾的問題上,某位買家的一句“我有難處”,道出了真相。
     
    想必看到這句話的人,都會不忍心再“勸說”。
     
    因為我們忘記了,并不是所有人女性都有高收入。
     
    但卻是所有女性,都需要衛生巾。
     
    大概只有同為女性,才能理解衛生巾匱乏所帶來的,難與外人道的痛苦。
     
    從這個角度看,“散裝衛生巾”的出現,不僅不該譴責。
     
    還應該慶幸。
     
    慶幸在“暴利”的衛生巾行業,還有商家愿意一再壓縮利潤空間。
     
    給不太寬裕的女性,一個相對體面的選擇。
     
     
     
     
    怪不得有人說,一片小小的衛生巾,隔開的是兩個世界。
     
    一個世界,女性對月經苦惱不已,毫無辦法,被迫困在了家里;
     
    另一個世界,“堂堂正正”地討論,“認認真真”地改變,“健健康康”地護理。
     
    在《西部的傾訴》中,有兩段這樣的描述:
     
    她們的女兒長大,像母親的童年一樣去放羊、去撿發菜,去挖甘草根,再長大像母親少女時一樣用破布袋草木灰侍弄月經。
     
    她們經歷著“貧困——得不到教育——愚昧——更加貧困”的人生怪圈。
     
    而西部低素質人口卻在成倍劇增。
     
    從這個角度看,擺脫月經貧困,前提是改變對月經的腐朽觀念。
     
    10月21日,微博出現了一條很特別的熱搜:
     
    #上海女大學生發起衛生盒#
     
    事情是這樣的。
     
    為了反對“月經羞恥”,上海一名女大學生做了這樣一件事:
     
    在衛生間外擺放衛生巾互助盒。
                  
    誰拿走一片,就要放回一片。
     
    以此循環不斷,以供女性應急。
     
    這一行動一經發散,不到4天,超過40所高校擺放了互助盒。
     
    主旨是一樣的:拒絕月經羞恥。
                
    當所謂的“羞恥”被破除,關于月經的討論才會更多。
     
    月經貧窮也將不再是一件“隱秘”的事。
     
    衛生巾的巨大匱乏,才能被更多人正視。
     
    有位網友說過自己的經歷:
     
    “經血到褲子上干掉,還整天都在走路,真的,能把大腿內側皮膚割破。
    別問。
    問就是體驗過。
    特別是忙到炸了,又剛好沒有衛生巾的時候。
    沒人能理解你還得與這件事戰斗?!?/span>
         
           
    這里的“沒人”,指喜歡說風涼話的部分男性。
     
    我想起了“姐妹戰疫安心行動”公益項目發起人@梁鈺stacey的一條微博。
                  
    疫情期間,有直男對她說,捐什么安心褲,你也不問問人家醫生護士需要嗎?
     
    沒想到,很快就打臉了。
     
    當一線的醫生聽到有人要給她們捐安心褲,馬上發出“哇~”的驚喜聲。
     
    明明是理所應當的事,卻還不忘說“真是太麻煩你們了”。
     
    不敢理直氣壯地提出生理用品的需求,才是“衛生巾貧窮”至今還廣泛存在的根源。
     
     
     
     
    上個月,微博出現了一條很特別的熱搜:
     
    #蘇格蘭成全球首個衛生巾免費地區#
                  
    這是一個富有意義的消息,讓我們看到了一個好的趨勢:
     
    關于終結“衛生巾貧窮”的努力,從來不會白費。
     
    正如莫妮卡·列儂飽含自豪的話語:
    “我們都同意不應該再有人,
    為下一次如何得到生理用品而擔心。
    蘇格蘭不會是最后一個,
    讓'月經貧窮’變成過去的國家,
    但現在我們有機會成為第一個?!?/span>
                  
    慶幸的是,我們身邊也有正向的改變。
     
    在“高校衛生巾互助盒”的活動中,一名男性大大方方留言說:
     
    “這是我首次購買衛生巾,我是一名男性,女性的兒子、丈夫和父親,請自由使用?!?/span>
                   
    是啊。
     
    我們從未深究,
    月經被嫌棄、污名化,
    被避之唯恐不及,
    以及把衛生巾與“奢侈品”劃等號,
    本質上都是對女性生理的歧視。
     
    而這種歧視,是對女性“身份”的不認同。
     
    輕視她們作為女兒、妻子和母親,在家庭中的分量。
     
    這是一種必須打破的“直男”自信。
     
    當我們在講“衛生巾貧窮”的時候,實際上講的是,關愛自家的女性成員。
     
    在她們生理期時,給予力所能及的理解與幫助。
     
    不要讓她們感受到羞恥,獨自吞咽煩惱。
     
    畢竟,當不健康的羞恥心消失,衛生巾貧困才會被所有人關注。
     
    所以,有些困境的打破,是需要所有人一起努力的。
     
    當每個人都明白,生而為女,極其不易,看見她們的煩惱,獻上一點關愛,那么,受困于生理問題的女性,就會一點點減少。
     
    再減少。
     
    直到“衛生巾自由”成為現實。


    參考資料:
    1、2020.11.22《大山里的衛生巾禁忌:女孩用尿布作業本替代,找父親要錢被罵“流那么多血怎么不去死”,志愿者教女孩學會愛》
    https://www.toutiao.com/i6897879492358980109/?tt_from=weixin&utm_campaign=client_share&wxshare_count=2&timestamp=1606063535&app=news_article&utm_source=weixin&utm_medium=toutiao_android&use_new_style=1&req_id=2020112300453501013109913351164144&group_id=6897879492358980109
    2、2020.8.31《“散裝”衛生巾爭議背后:不熟悉的真實成本,被忽視的性教育》
    https://mp.weixin.qq.com/s/YS624Fqi4veC17xEDGXKjA
    3、2020.10.28《對話高校衛生巾互助盒推動人:破除月經羞恥有助女生建立自信》
    https://mp.weixin.qq.com/s/vFICk5RfVscKXpp4-_jTAA
    4、2020.11.25《全球首個!蘇格蘭將免費供應衛生巾》
    https://mp.weixin.qq.com/s/HtoXxX1TJLv2i3zeVyl_Tg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深夜a级毛片视频免费_夜夜爽8888免费视频_夜夜欢性恔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