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道 / 物道觀點 / 2020最丑建筑:具象丑,正在毀掉城市的美

分享

   

2020最丑建筑:具象丑,正在毀掉城市的美

2020-12-14  物道

    物道君語:
    我們身邊設計元素的危害,雖沒被人意識到,但并不意味著就是無害的。

    在廣州恒大“蓮花球場”引發熱議之后,廣州融創大劇院又刷新了人們對美的感知。

    這是英國建筑事務所(SCA)的作品,靈感來源于中國的幾大經典元素:絲綢,鳳凰以及紅色。但外資設計工作室往往難領會真正的中國風,于是他們對元素進行了拼接。

    這就有了廣州“花棉被”,遠遠地看過去,醒目鮮艷的紅色,堆疊柔順的褶皺,被面上繡著百鳳圖,象征著幸福吉祥,乍一看好像天下掉下的喜被。

    夜幕降臨后,它亮起燈,紅色的光中有隱隱的黃,更是被網友嘲為“陰間建筑”:“這的確是中國風,不過是陰間版的中國風?!?/span>

    的,當你不知道怎么表現中國風時,只需要把長城、絲綢、書法、漢字、功夫等元素拼湊起來就可以了。如果不放心,就把它們涂紅,然后放大就更完美了。

    這是不是外國設計工作室對中國風的理解呢?我不得而知。我認為除了這點之外,“花棉被”最讓人詬病的,是簡單的具象化。

    間每年都有評選“中國十大最丑建筑”,2020年的榜單里具象建筑占多數。這些為了像而像的建筑,就好比沒有靈魂的混凝土。

    建筑家王澍說:“造房子,就是造一個世界?!?/span>

    無論是體育場,還是大劇院,都是用來安放我們的喜怒哀樂,日常生活的。而不是隨便拿個東西巨大化,毫無審美地堆擠在我們的眼前。

    美不該被少數人壟斷,那些奇怪審美不該讓我們“忍受”甚至“強迫”地接受。

    膚淺具象,才是真的丑

    上個世紀末,臺灣設計師李祖原在沈陽設計了方圓大廈,那是個外圓內方的古代銅錢造型,昭示著赤裸裸的金錢主義。自此之后,中國建筑不斷出現了各種具象建筑,附以地標的名義,成為城市景觀中尷尬的存在。

    二十多年過去了,來到這魔幻的2020,我們還是可以看到在重慶,有飛天之吻。那是娛樂設施,創意來源于當地的愛情故事。那仙女和王子的深情一吻,只是被簡單地巨人化,配色尷尬。

    在廣西,有河池丹泉酒業文化館,將一個地球放大,清晰可辨陸地海洋,以體現所謂的世界性。

    在南京,有蜂巢酒店,真的就是兩個懸崖山體之間的蜂巢。有網友說,可憐這座山。

    在大同,體育館,設計靈感是太行山,呂梁山。但卻把山脈膚淺地具象,看著像黑香蕉粘在一起。

    還有我們熟知的,41米高的“福祿壽”,75米長的“大閘蟹”,20米高的“大白菜”......

    具象建筑丑,丑在簡單把事物巨大化,尺度失真不協調,勾起人們的巨物恐懼癥。當他們被突兀地安插在城市之中,成為地標景觀之時,根本沒方法融入環境,只是沒有靈魂的建筑垃圾。

    你無法想象,入夜了,你在街道上走著走著,迎面撞來一個巨型的螃蟹,龜鱉,或者是三個神仙老頭俯視凝視你,這是一種多么魔幻的存在。

    具象當然也有美的作品,但更多時候,一個奇怪的具象建筑的誕生,往往是沒經過思考,沒有設計思維的結果。

    與其說是審美力的缺失,不如說是審美的偷懶。


    具象丑,真的很可怕

    建筑是公共的,它的傷害必然也是“公共的”。

    在未來的幾十年之中,奇怪建筑將作為這座城市抹不掉的疤痕,一直立在那里。給社會留下記憶,讓這樣的審美世代流傳。

    就像尼采說:凝視深淵過久,深淵回以凝視。你注視丑建筑過久,丑建筑也將回以注視,審美的影響是潛移默化。

    活在一座城市里,建筑是生活的容器,隨處可見的畸形樓房,樓房的尷尬配色,店鋪的招牌設計,街邊的雕塑和公共設計,都在影響這個城市的人。

    之前,我們討論了當下中國的“審美匱乏癥”,發現從網紅審美到奇葩建筑,從土味視頻到魔音喊麥,慢慢滲入了我們的生活。這些公共性的審美風格,構建出魚龍混雜的惡劣環境,解構重構著我們的審美力。

    有人說:那些奇怪的建筑丑就丑點,看久了也就習慣了。

    但建筑學家理查德·諾依特拉說:“周圍設計元素的危害,雖沒被人意識到,但并不意味著就是無害的?!?/span>

    是的,我們常常被其挾裹而不自知,所以才讓審美環境更惡劣,如果繼續忍受和漠視。我想,未來如果出現那種“穿著花棉襖的神仙,騎著龜鱉螃蟹”的建筑,也一點不奇怪。

    審美先審丑

    有人說:“丑建筑的深層邏輯是建筑語言的混亂使用?!?/span>

    的確,回頭看看那些屢上榜單的奇怪建筑,你絲毫不知它們的建筑語言是什么。它們既不是中國傳統,也不是西方古典,不是哥特和巴洛克,離簡潔的現代主義也遠之甚遠。魔幻的像反傳統的后現代。

    反觀中國美的建筑,你能找到其文化語言,也能看到它和周邊環境的融洽。


    比如斬獲今年建筑界奧斯卡獎的昆崳山洗手間,它像文人歸隱的山房,返璞歸真地獨立山壑中,其具有幾何美感的屋脊線正好與山脊線重合,巧妙地融入其中。

    再如蘇州博物館,白墻黑瓦是蘇州傳統園林的另一種表達。它把傳統和現代融合在了一起,既把疊山理水,曲橋涼亭的園林搬入館中,又有現代感很強的幾何設計。我們可以從里面看重中國的文化基因。

    建筑理論家伊利爾.沙里寧說:“讓我看看你的城市,我就能說出城市居民在追求什么?!?/span>

    城市審美和城市生活,如同源之水,一個被污染了,另一個何談干凈。而生活的審美,與我們每個人的人生都息息相關,而美好,是我們的追求。

    一百多年前,蔡元培先生曾說過:“美育可以代替宗教,美育是最重要、最基礎的人生觀教育?!?/span>

    一百多年后的今天,倘若我們不能留下任何價值理念,肯定會被后人詬病紛紛,這是對這個時代審美的缺失,也是最大的諷刺。

    文字為物道原創,轉載請聯系作者。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深夜a级毛片视频免费_夜夜爽8888免费视频_夜夜欢性恔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