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愛歷史本尊 / 最愛歷史 /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分享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2020-12-07  最愛歷史...

    范仲淹沒有到過岳陽樓,他寫千古名篇《岳陽樓記》時,人也不在洞庭湖畔。

    在語文課上背過全文的我們知道,《岳陽樓記》寫于慶歷六年九月十五日,這時候范仲淹在鄧州(今河南南陽)為官,沒時間去巴陵(今湖南岳陽)找好朋友滕子京。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四大名樓之一的岳陽樓,屹立于洞庭湖邊

    一般認為,滕子京在巴陵重修岳陽樓時,給范仲淹寫了一封信,并附上一幅《洞庭晚秋圖》,說老范,你給我寫篇文章,夸夸岳陽樓與洞庭湖唄。

    范仲淹是蘇州人,從小在太湖邊生活,他看畫作文,再憑借對太湖的印象以及借古喻今的感慨,揮筆寫出了這篇《岳陽樓記》。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古今無數學子全文背誦過的《岳陽樓記》

    對于洞庭湖,范仲淹說:“前人之述備矣?!闭\然,這個昔日的中國第一大淡水湖,有太多故事,也有太多傷痛,這一方煙波浩渺的水土,早已被抹上了不同的色彩。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俯瞰八百里洞庭與岳陽樓

    1. 銜遠山,吞長江

    洞庭湖之壯美,是千里湖水的澄碧。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洞庭湖秋色

    中國有大江大河,山高水長,根據水利部、國家統計局發布的《第一次全國水利普查公報》,目前,中國流域面積100平方公里及以上的河流約有2.3萬條??芍袊暮?,尤其是淡水湖泊一向缺乏,包括中俄邊境的興凱湖在內,中國六大淡水湖總面積不到2萬平方公里,而其中洞庭湖的興亡盛衰,極具代表性。

    洞庭湖鑲嵌于兩湖平原(洞庭湖平原—洪湖平原)之間,一湖劃分湘、鄂兩省,位于湖南的北部,又在湖北之南,從地圖上看,湖體呈“U”字形,湖域面積約為2600平方公里。

    洞庭湖扼長江之中游,是一個巨大的天然水庫,被稱為“長江之腎”。據統計,其湖泊容積多達167億立方米。

    萬里長江沖出三峽后,與洞庭湖水相會,之后向東流去。同時,洞庭湖南納湘、資、沅、澧四水,北吞松滋、太平、藕池、調弦四河,由岳陽的城陵磯匯入長江。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洞庭湖衛星圖:豐水期與枯水期對比

    古代的洞庭湖為五湖之首,南橫五嶺,北連云夢,極盛時期面積達6000平方公里,號稱“八百里洞庭”。

    這樣一個浩瀚大湖,坐落于一個大型沉降盆地內,是一個構造斷陷湖。在約260萬年前進入地質學的“第四紀”后,這一地區開始分布一些星散的小型湖沼。距今約6000-4300年前,氣候轉暖,格陵蘭大冰蓋消融導致全球海平面抬升,入海河流的河口遂向內陸退縮,長江中下游河床隨之抬升,沿江干支流交匯處的低洼盆地逐漸壅滯形成大型湖泊,洞庭湖就在這一漫長的歷史演變中形成。

    簡單地說,這一浩渺大湖,是由一些小型湖沼擴漲而來。

    2020年汛期,洞庭湖與長江水位均大量上漲,原來江湖中間的分割地帶被淹沒。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史書記載,洞庭湖是先秦時期古云夢澤的一部分。云夢澤,有時也代指洞庭湖。

    古人認為,云夢澤跨長江南北,河湖交錯,戰國以后經長江及其支流的泥沙淤塞,逐漸分裂為長江以北的大小湖泊,以及長江南岸的洞庭湖,此即所謂“云夢竭而后水入洞庭”之說。

    但是,一些地質學家運用現代自然科學研究手段,推翻了這一認識。他們認為,歷史上跨江南北的古云夢澤,可能并不存在,長江南北的眾多湖泊不是古湖的殘留。云夢澤的消亡史,成了一個爭議性話題。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現在,洞庭湖面臨與云夢澤相似的命運,被分割為東洞庭湖、南洞庭湖與西洞庭湖三部分,有時也包括被單獨隔開的大通湖。

    洞庭湖雖湖面萎縮,成了中國第二大淡水湖,但仍是我國水量最大的淡水湖,多年平均入湖水量為鄱陽湖的3倍,默默地吞吐著長江洪水,守護沿岸的生靈。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長江江豚

    獨特的濕地生態系統和豐富的自然資源,讓洞庭湖成為珍稀物種棲息的一片凈土。洞庭湖邊上了年紀的漁民說,二三十年前,江豚在這里還隨處可見,因為每逢暴風雨將至,江豚都會頻頻出水呼吸,當地漁人稱之為“拜風”,以此預測風雨。如今,這個自帶微笑的水中精靈,數量可能已經不足1000頭。

    除了危在旦夕的長江江豚,黑鸛也將洞庭湖作為重要的遷徙中轉站,作為國家一級保護候鳥,黑鸛平時難得一見,在洞庭湖,最多時卻有70多只同時出沒。另外一個鮮少露面的國際瀕危物種小白額雁,來洞庭湖區域過冬的數量,已經占了其在全球分布的70%以上。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黑鸛

    洞庭湖有太多動人傳說,神話中“四不像”的現實原型麋鹿,也選擇在洞庭湖畔“安家落戶”。1998年隨長江流域大水沖入洞庭湖的野生麋鹿,每年以近10%的速度增加,這是目前全國沒有人工干預的最大野生麋鹿群,偶有數十只游弋于洞庭湖深處的綠草碧水間,蔚為壯觀。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野生麋鹿群

    最早將人文意義賦予洞庭湖生靈的人,是2000多年前的楚國詩人屈原。屈原的楚辭多次提到洞庭湖,如《湘夫人》:“裊裊兮秋風,洞庭波兮木葉下?!薄断婢罚骸榜{飛龍兮北征,邅吾道兮洞庭?!?/span>

    洞庭之名,源自湖中的洞庭山,即現在的君山島,有“神仙洞府”之意。唐代劉禹錫《望洞庭》中寫的,“遙望洞庭山水翠,白銀盤里一青螺”,所指的就是君山。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洞庭湖中的君山島,與岳陽樓遙遙相對

    君山流傳著舜帝二妃(娥皇、女英)殉情的傳說,屈原所作《湘君》《湘夫人》,也是以舜與二妃的傳說為創作靈感。相傳舜南巡崩殂,娥皇和女英在洞庭山忽聞噩耗,遂攀竹痛哭,淚水滴落竹上,化作斑竹,她們悲痛而逝后,葬于洞庭。

    屈原的詩寄托著他的失意,他懷著憂思,“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被流放到湘、沅之地,定居于洞庭湖畔,最后不忍見故國淪亡,含恨自沉汨羅江,如湘君、湘夫人,千古遺恨蕩漾在洞庭瀟湘之間。但楚人留給洞庭湖的,不只有端午吃粽子與龍舟競渡的習俗。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汨羅江,屈原自沉之處,屬洞庭湖水系

    2. 瀟湘夜雨千年

    洞庭湖之史話,是炙熱火辣的赤紅。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馬王堆漢墓T型帛畫

    湖南人從先秦時就喜歡吃辣了,《楚辭·招魂》中說,楚湘地區 “大苦咸酸,辛甘行些”,也就是喜食辛辣酸甜之味。

    那時辣椒還未傳入中國,湖南人已在其他食材中尋找火辣的口感。以長沙為代表的,集洞庭湖區、湘江流域與湘西山區各種地方風味于一體的菜系,最終演變成了中國八大菜系中的湘菜。湘菜油重色濃、酸辣焦麻、鮮香脆嫩,仿佛瀟湘山水中的一抹紅。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湘菜以辣聞名,剁辣椒隨處可見

    火紅,也是楚人最愛的顏色。日出東方,火色赤紅。楚國有拜日的習俗,因此尚赤、尚東、尚左,楚墓中也有大量赤色的陪葬品。楚漢相爭時的鴻門宴,在史書記載中有一個細節,“項王、項伯東向坐”,而劉邦起義之初,也自稱為“赤帝之子”。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馬王堆漢墓中的漆鼎

    楚國八百年的輝煌燦爛,為中華文明的重要來源之一。實際上,早在楚文化之前,距今四五千年前,大溪文化、屈家嶺文化與長江中游龍山文化等新石器時代遺址分布于洞庭湖區的今安鄉、南縣、華容、沅江、湘陰、汨羅等縣市。

    考古學界認為,殷商時期先楚文化中,長江以南的土著部族三苗、虎方等也在洞庭湖留下足跡,他們最終匯成了楚文化。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沅江,屬洞庭湖水系

    洞庭湖是楚人在長江以南的穩定后方。秦滅六國后,秦始皇南巡,特意到洞庭湖一游。當時的交通工具難以渡過寬闊浩渺的洞庭湖,秦始皇遇風浪而“幾不得渡”,回到關中后,他氣得命令三千刑徒伐盡洞庭湖畔的樹木,使山嶺赤裸,呈一片赤紅。洞庭湖灘的開發,就這樣風風火火地展開了。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如今,洞庭湖大多時候風平浪靜,當年秦始皇泛舟湖上卻有一段不太愉快的經歷

    歷史上,洞庭湖的開發與三次“衣冠南渡”息息相關。西晉永嘉南渡,流入荊州者十萬余家,洞庭湖區成為容納華夏衣冠、僑立州郡最多的地區之一。僑立州郡縣,是東晉南朝時為了接納南渡士民,在長江南北設置的州郡縣,一般沿用北方地名,如洞庭湖北設有南義陽郡、南河東郡。

    在此之后,多次移民浪潮涌向洞庭湖,安史之亂中,兩京士民逃亡,也紛紛前往荊湘,遂使洞庭湖區居民“十倍其初”。除了南遷,在明清時期的“江西填湖廣”中,洞庭湖也是移民的重要目的地。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東晉時期荊州,洞庭湖區設有多個僑州郡縣

    洞庭湖也迎接著歷代遭貶的官員與失意的文人,從屈原到李白、孟浩然,再到黃庭堅、張孝祥,都曾在洞庭留下足跡。

    流寓洞庭湖的詩圣杜甫,在此度過了人生的最后一段歲月,病逝于湘江的一艘小船上。他晚年來到洞庭湖,登上岳陽樓,在詩中慨嘆:

    “昔聞洞庭水,今上岳陽樓。吳楚東南坼,乾坤日夜浮。親朋無一字,老病有孤舟。戎馬關山北,憑軒涕泗流?!?/span>

    與人口南渡、經濟重心南移相伴而來的,卻是大規模圍墾的現象。南渡的民眾帶來了大批勞動力與先進的農業技術。于是,“封略山湖”、“搶占田土”的活動不斷發生,南遷人口圍墾洞庭湖灘,開辟大量的荒地與湖田。洞庭湖區盛產稻米,逐漸成為天下糧倉,人進水退,也留下深深的隱患。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金秋時節,稻谷豐收

    3. 湖廣熟,天下足

    洞庭湖之富足,是稻米流脂的雪白。

    早在文明誕生之初,洞庭湖就是傳統農業的發祥地。其西岸澧縣彭頭山遺址發現的炭化稻谷遺存,經碳十四檢測,距今7000-8000年,比浙江余姚河姆渡遺址還早了一二千年。這些水稻與現代水稻的生物學性狀已十分接近,證明了洞庭湖區是人工栽培水稻最早的發源地之一。

    洞庭湖得天獨厚的農業生產條件,養育了歷代中華兒女。明代中后期,民間已經流傳“湖廣熟,天下足”的諺語,洞庭湖地區取代太湖地區,成為全國最大的糧食出產地,而曾經“蘇湖熟,天下足”的太湖地區,反而由糧倉變成了糧食需求地。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湖南當地的養蝦基地

    清雍正年間,名臣鄂爾泰在奏折中說:“湖廣諸省向為東南諸省所仰賴,諺所謂'湖廣熟,天下足’者,誠以米既充裕,水又流通之故?!边@是說,湖南、湖北的糧食,養活了東南各省。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眺望洞庭湖,水天一色

    一直延續到當代,洞庭湖區的糧食總產量依舊占湖南全省的1/4,而水產品產量占全省的一半,堪稱“魚米之鄉”。

    洞庭湖產魚,在先秦時就已聞名天下?!秴问洗呵铩穼懙溃骸棒~之美者,洞庭之鱒?!爱敃r的權貴,皆以食湖湘之魚為幸事。司馬遷、班固寫到洞庭湖時,都說此地“飯稻羹魚”,雖然沒有千金之家,但也沒有饑饉之患。

    青、草、鯉、鳊等淡水魚種,常在明清洞庭湖區各縣縣志中提及,東、南洞庭湖產的上等銀魚,更是當時的貢品。湖邊的魚市星羅棋布,如華容、巴陵(岳陽)等地,每當旺季,漁舟鱗次櫛比,縱橫如圖畫,各地商人為了肥美碩大的洞庭湖魚紛至沓來。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銀魚,是明清時洞庭湖上貢朝廷的珍品

    洞庭湖灘地的墾殖,為經濟發展和社會安定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梢哉f,歷朝歷代的太平盛世,都有洞庭湖的功勞,但也正是如此,洞庭湖做出了莫大的犧牲,隨著圍湖造田活動的加劇,其帶來的負面影響日趨明顯。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洞庭湖屬于濕地,樹木原本不多,大多為草本植物和水生植物,但人類活動改變了洞庭湖的面貌

    4. 拯救大湖洞庭

    洞庭湖之傷痛,是湖水退去的蒼黃。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20世紀下半葉,鄱陽湖面積超過洞庭湖,成為中國第一大淡水湖

    有人說,彎曲細長的洞庭湖在地圖上更像一條河流,其背后恰恰是一段湖水消亡的痛史。

    洞庭湖是重要的調蓄湖泊,使長江無數次洪患化險為夷。明清時期,洞庭湖湖面擴漲卻突然進入盛期。這種表面的“繁榮”,是江湖關系由自然演變轉為人為因素主導的現象。

    明嘉靖之后,統治者采取了“舍南救北”的錯誤方針,長江之北分流的穴口盡堵,留下南岸的太平、調弦二河與洞庭湖相通。這樣的消極治水,導致江湖蓄洪關系發生劇變,長江大量水沙只能向南傾注,排入洞庭湖,一遇洪水,湖區泛漲,湖水泛濫。到19世紀中葉,每到洪水時期,洞庭湖水域面積逾6000平方公里,重回歷史巔峰,為現在的2倍多。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清代湖南省地圖,從中可見洞庭湖的遼闊

    這種人為干預的治水方針,反而讓洞庭湖迅速地由盛轉衰。在清代名臣陶澍等編成《洞庭湖志》的27年后,咸豐、同治年間,藕池、松滋二河相繼潰口,與太平、調弦形成四口分流入湖的局面。洞庭湖進入有史以來演變最劇烈的階段。

    四口自北向南奔流,打亂了原有的水系格局,大量泥沙傾積于湖內,加速了江湖洲灘的發育和泥沙的淤塞。起初,人們為洲灘發育形成的肥沃土地而欣喜,瘋狂地圍湖造田、與水爭地,絲毫不顧泥沙淤積日趨嚴重,湖泊面積日益縮小的危機。同時,無節制的漁業捕撈、過度養殖造成的富營養化,也使湖區水質污染嚴重。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岳陽城陵磯,洞庭湖與長江交匯處航道

    這種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不斷向水面要糧的錯誤發展方式,一直延續到了當代。

    上世紀70年代,為了發展造紙、木材等經濟產業,歐美黑楊被引入洞庭湖區,并大面積種植。截至2016年底,僅西洞庭湖保護區的核心區,種植面積就有5萬余畝。然而,歐美黑楊外號“濕地抽水機”,大規模種植會加速濕地的旱化,改變濕地土壤結構,導致“樹下不長草,樹上不落鳥”。

    因此,在人為干預下,洞庭湖從19世紀初的6000平方公里,縮減到清末的5400平方公里,再到建國前夕縮減至4350平方公里,如今,湖面面積僅為2600平方公里左右。近現代以來,洞庭湖萎縮之快,為全國之最。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1978年6月與2005年7月洞庭湖衛星圖對比

    衛星圖表明,2003年后,湖泊面積仍在快速縮減。湖泊急劇萎縮,湖體支離破碎,呈現一片沼澤化的面貌,表明洞庭湖已進入衰老階段。上世紀90年代,有專家悲觀地推算,再過60年,洞庭湖將不復存在。

    1998年長江特大洪水之后,對洞庭湖的保護進入一個拐點,國家相繼啟動了長江防護林工程、退耕還林工程,開展實施洞庭湖水系的水土保護,由千百年以來向洞庭湖索取生活物資,逐步轉變為重視恢復生態功能。出來混,遲早要還。

    2018年,湖南省為治理洞庭湖投了32億,預計到今年恢復濕地65萬畝,整治岸線11.14公里、洲灘168處,濕地保護率穩定在72%以上。

    洞庭湖能否變得越來越好,在于她從古至今哺育的中華兒女,能否解決人與自然的矛盾。

    拯救洞庭湖,也將成為幾代湖區人民的夢想。保護湖泊,就是保護人類的未來。

    千百年來,洞庭湖養育了“吃得苦、耐得煩、不怕死、霸得蠻”的湖湘兒女,洞庭湖之畔崛起一座座千古名城。

    洞庭湖西岸的常德,古稱武陵,為陶淵明筆下桃花源的所在地,湖南人熟悉的戲曲《劉??抽浴?,也起源于常德。沅水與澧水在此流過,城中的柳葉湖,是中國城市第一湖,面積為杭州西湖的3倍。這座“桃花源里的城市”,以絕佳的市容市貌聞名于世。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湖南常德柳葉湖

    洞庭湖南岸的益陽,有資江南北貫通,背靠雪峰山,呈現“半成山色半成湖”的湖鄉地貌,極具洞庭湖區特色。洞庭湖博物館,就設在隸屬于益陽的沅江市,這是國內唯一一座洞庭湖專題的博物館。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湖南益陽西流灣大橋

    在洞庭湖、湘江滋養下的湖南省省會長沙,更是一個熱鬧非凡的城市。

    岳麓書院訴說著湖南的人杰地靈。作為楚國故地的長沙,可以自信地宣稱:“惟楚有材,于斯為盛?!?/span>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俯拍岳麓書院

    馬王堆漢墓見證了歷史的滄桑,世界最輕的絲織品素紗襌衣至今無法仿制,也有洞庭水的幾分貢獻。

    作為中國“媒體藝術之都”,現在的長沙既有歷史的厚重,又洋溢著歡快的氣息,一句“快樂中國”的口號,是多少人守在電視機前的青春記憶。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惟楚有材,于斯為盛”

    洞庭湖東岸的岳陽,古稱巴陵,北枕長江,懷抱洞庭,若按照經濟排名,是湖南第二大城市?!岸赐ヌ煜滤?,岳陽天下樓” ,從岳陽樓俯瞰洞庭湖,眺望君山,氣象萬千,腦海中浮現的,應是范仲淹的的千古名篇。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巴陵廣場“后羿射巴蛇”像,出自岳陽建城傳說

    拯救洞庭湖的秘訣,或許就在那篇《岳陽樓記》中:“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span>

    先憂后樂,再造云夢??v使江湖遠去,但愿我們,都能守住心中的江湖。

    長江之腎,快不行了?

    航拍洞庭湖邊的岳陽樓


    參考文獻:

    1. [清]顧祖禹:《讀史方輿紀要》,中華書局,2005

    2. [清]陶澍,萬年淳等:《洞庭湖志》,岳麓書社,2003

    3. 張步天:《洞庭歷史地理》,山西人民出版社,1993

    4. 施金炎:《洞庭史鑒:洞庭湖區域發展研究》,湖南人民出版社,2002

    5. 高碧云:《洞庭湖經濟史話》,方志出版社,2005

    6. 徐民權,段春,何培金:《洞庭湖近代變遷史話》,岳麓書社 ,2006

    7. 湖南省國土資源廳:《洞庭湖歷史變遷地圖集》,湖南地圖出版社,2010

    8. 李躍龍等:《洞庭湖的演變、開發和治理簡史》,湖南大學出版社,2014

    9. “中國地理百科”叢書編委會:《洞庭湖》,世界圖書出版公司,2017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深夜a级毛片视频免费_夜夜爽8888免费视频_夜夜欢性恔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