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館官方 / 我的圖書館 / 大宋第一忠粉:縱你虐我千百遍,我仍待你...

分享

   

大宋第一忠粉:縱你虐我千百遍,我仍待你如初戀

2020-12-07  國館官方

    男兒到死心如鐵,看試手,補天裂。

    01

    “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

    月黑風高,殺人夜。

    一個騎馬的少年,已經追了和尚兩天兩夜。

    少年只有二十出頭的年紀,長得眉清目秀,臉上卻是兇神惡煞、咬牙切齒。

    他有憤怒的理由——和尚曾經是他的朋友,如今卻背叛了他。

    少年親手掌管的全軍大印也被和尚偷走,他差點因此而被軍法處死。

    少年只好立下軍令狀:三天之內,和尚不死,他死。

    他還有最后一天的時間。

    忽然,一陣風沙吹來,少年看到了前方的和尚,以及不遠的地方——是金兵的大營。

    和尚欣喜若狂,以為得救,不料少年一刀拍向馬屁股,馬兒受驚,竟飛一般沖到了和尚面前。

    看著這張曾經熟悉甚至親切的臉,少年如今只覺得厭惡,他問了一句:“你還有什么話要說的嗎”。

    和尚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兄弟我一時鬼迷心竅,再也不敢了,求你饒了我吧”。

    少年沒有再說話,只是平靜地一刀揮下,把沖天的頭顱掛在一旁,然后轉身離開。

    人若負我,我便殺人。

    這一刀,少年已經等了三天。

    ▲辛棄疾造像 作者:王明明

    少年的名字,叫辛棄疾。

    此刻的他不會知道,這個故事會流傳千年。

    更不知道,這種背叛,這種孤獨,將縈繞他的一生。

    02

    “男兒到死心如鐵,看試手,補天裂”

    辛棄疾生下來就是個“亡國奴”。

    他生在被金朝奪去的土地,也就是淪陷區之中。

    這里的人,是任由金人剝削的案上魚肉,土地、糧食甚至是家中的兒女,都可以被隨意掠奪。

    這樣的環境下,有人賣國求榮,不少人都甘心當“亡國奴”。

    辛家不一樣。

    小小年紀的辛棄疾,常常在爺爺的口中,聽到兩個字:大宋。

    爺爺會跟他說,大宋的歷史如何輝煌,大宋的江山何等的壯麗。

    有時登高望遠,平常人家說的是風景,爺爺跟他談的是兵法。

    這個地方容易進攻這個地方適合防守,假如有一天,你要起兵,該在那座城開始......

    從那時起,辛棄疾的內心已然熱血澎湃:

    “終有一日,我要打敗金狗,讓我大宋萬里河山再次一統”。

    ▲辛棄疾

    他去參加金人舉辦的科舉考試,有“亡國奴”一心求的是功名,辛棄疾求的卻是情報。

    在京城,辛棄疾走到那里,眼神瞟的都是倉庫、兵營、人員輪班情況......

    他一心想的都是:哪天要是我帶著軍隊打到這里來,我該怎么搞。

    甚至,為了再來刺探一次情報,他特意搞砸了自己的第一次科舉。

    落榜的“亡國奴”們垂頭喪氣,辛棄疾卻是歡欣鼓舞:總有一日,這會是我大宋的江山!

    ▲科舉考試

    很快,機會來了。

    眼看著金人再次南侵,淪陷區兵力空虛,年僅二十一歲的辛棄疾舉起了“反金復宋”的大旗。

    “文能提筆安天下,武能上馬定乾坤”的辛棄疾,輕易組成了兩千人的隊伍。

    后來,又與附近有足足二十萬人馬的天平軍合在了一起。

    里應外合,光復河山,就在今日!

    這一刻的辛棄疾,熱血沸騰。

    03

    “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

    辛棄疾沒有想到過,他會遭遇到多大的挫折。

    他向天平軍的首領,提了一個建議:與大宋朝廷聯系,里應外合。

    首領同意了,辛棄疾也自然而然地帶隊前往南方。

    ▲辛棄疾

    豈料,意外就在這時發生。

    一個名叫張安國的頭目,眼看著辛棄疾離開后,受不住金人高官厚祿的誘惑,竟然殺了首領,脅迫著幾萬人向金人投降了。

    辛棄疾歸來的時候,張安國已經在金人的大營中,夜夜笙歌。

    原來,并不是所有人,都像辛棄疾那樣熱血沸騰,把“光復山河”作為理想。

    總會有人,會為了榮華富貴,放棄自己的尊嚴,去做走狗、去做奴隸。

    同胞的土地被掠奪,家園被破壞,妻兒被蹂躪,他們通通視而不見。

    這才是真實的人間。

    ▲沉湎享樂

    前有和尚朋友的背叛,現在是一同戰斗的同僚的背叛,辛棄疾熱血微涼,卻更多的是憤怒:

    自古以來,做二五仔的人都要受三刀六洞,下十八層地獄,今日就由我辛棄疾,來審判這個渣滓!

    帶著隨行的五十余人,辛棄疾馬不停蹄奔向了八百里外的金人大營。

    大營防守緊密,人馬數十萬,卻在辛棄疾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進攻下,驚慌失措。

    張安國正在喝著酒的時候,被辛棄疾沖進大營,一刀敲暈綁上了戰馬。

    他要在臨安,萬人見證之下,殺了這個叛徒!

    臨走之前,辛棄疾還不忘大喊一句:狗賊張安國已束手就擒!大宋十萬人馬頃刻將至,如果還有心向大宋的,立馬跟我走!

    一萬人瞬間嘩變,金營亂作了一團。

    帶著這一萬又五十的人馬,辛棄疾一馬當先,沖向了淮水。

    今日起,他將渡江而去,離開生他養他,卻又養育了他二十二載的淪陷區。

    熱血尚溫的辛棄疾發誓,終有一日,他會帶著千軍萬馬,收復這片土地!

    04

    “渡江天馬南來,幾人真是經綸手”

    現實與理想,往往有著天淵之別。

    來到南方的辛棄疾,以為自己可以大展拳腳了。

    可一開始,他卻是得了一個小小的司農寺主簿一職(相當于農業部一個閑職處長)。

    我一個殺人如麻、武功蓋世的將軍,你讓我去教人種田?

    不信邪的辛棄疾拿出了從小學習到的“造反”本領,寫下了一本叫《美芹十論》的軍事著作。

    ▲辛棄疾造像 作者:陳衍寧

    全文一共一萬七千余字,可謂是曠世之作——要知道,整本論語還不到一萬六千字。

    他分析了金人的虛弱之處:上層貴族有嫡庶之爭,下層人民有夷漢之別。

    只要能夠好好做離間、分化,金人其實不堪一擊。

    他也根據這幾年的觀察,從內政(怎么搞錢、怎么盤活經濟)、軍事(哪里適合進攻,哪里適合防守、怎么練兵)各方面給出了建議。

    這本書,簡直可以被稱為“反金復宋成功指南”。

    很可惜的是,沒有人理會辛棄疾,也沒有人在乎這本書。

    ▲辛棄疾詞意圖

    辛棄疾這一刻才知道,原來大宋,早已不是爺爺跟他說的那個“大宋”。

    從皇帝到大臣,早已被金人打怕了,打哭了。

    他們想的,只是守住這一隅之地,守著他們脆弱的“和平”。

    守著他們的富貴安樂,守著他們的絲竹之聲。

    為此,他們寧愿叫金國的皇帝作“爸爸”,寧愿每年交幾千萬乃至幾億的銀子。

    當萬人都要將火熄滅,唯有辛棄疾,要將此火高高舉起。

    那他就是一個異類。

    此刻的辛棄疾,熱血未涼,內心卻已千瘡百孔。

    ▲辛棄疾小像 作者:韓國榛

    05

    “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辛棄疾想過,要做最后的努力。

    “既然不能打仗,那我就先好好調理內務吧?!?/p>

    他最開始去的地方,是滁州。

    這是宋金交界的“邊疆”,人人避之不及的蠻荒之地。

    辛棄疾卻很高興,他覺得,有一天打起仗來,這里就是橋頭堡。

    在他的努力下,不出一年,原本荒涼的滁州,竟又恢復了幾分往日的繁華景象。

    碰上災年,往日飽受饑荒之苦的滁州,竟然還有能力捐糧給附近的州縣了。

    不愧是文武全才辛棄疾,打仗殺人難不了他,賦詩寫詞難不了他,就連調理內務都難不了他!

    ▲辛棄疾詞意圖 作者:顏梅華

    之后,朝廷上的人不想看到辛棄疾做出好成績,便一次次地調走了他。

    辛棄疾,卻在每一任都做到了極致。

    他被派去處理茶商的叛軍。

    在此之前,各個州郡都被茶商軍打得落花流水,但辛棄疾一來,一招圍而不攻,一招誘降,叛亂便順利平息。

    他被派去湖南,那里地方勢力盤踞,也是個難啃的骨頭,

    辛棄疾卻是抓大放小,一手胡蘿卜一手大棒的,不但整治了地方勢力,還練出了一支名為“飛虎軍”的軍隊。

    有人認為,飛虎軍可以與當年岳飛手下的岳家軍相提并論。

    假如,他可以再繼續下去,或許真有一天,他能夠實現曾經的夢想:帶著千軍萬馬,收復萬里河山。

    但“投降派”們怎么會輕易放過辛棄疾呢,他們給辛棄疾安上了一個可笑的罪名——“用錢如泥沙,殺人如草芥”。

    練就一支軍隊需要花多少錢?不如進貢給朝廷呢,浪費!

    對待士兵怎么可以那么嚴苛,動不動就殺人?你這是在草菅人命!

    這就是投降派們,給出的理由,可笑的理由。

    偏偏,皇帝信了,大臣們信了,一道圣旨,辛棄疾就成了一介白身。

    這一天,辛棄疾四十二歲。

    他帶著熱血,渡江南來,已經過去了足足二十年。

    理想,卻仿佛還有十萬八千里的距離。

    辛棄疾的熱血,還能堅持多少個二十年?

    ▲辛棄疾詩意圖 作者:黃純堯

    06

    “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

    一個無官無職,只有一肚子理想與抱負的人,能做些什么?

    辛棄疾只能作詞,和做夢。

    閑暇時,他寫下千古名句;

    “今古恨,幾千般,只應離合是悲歡。江頭未是風波惡,別有人間行路難!”

    “追往事,嘆今吾,春風不染白髭須。卻將萬字平戎策,換得東家種樹書?!?/span>

    “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span>

    .....

    字字句句,寫滿了內心的憤懣、不甘。

    他從未有一天停止過想象,自己帶著千軍萬馬,回到北方的場景。

    ▲挑燈看劍

    有時,辛棄疾會做夢,夢見金戈鐵馬,夢見崢嶸歲月。

    夢中,他仿佛又回到了南渡之前,自己身披鎧甲的日子。

    月夜殺和尚,八百里奔馳的破營,那些意氣風發,那些刀光劍影,全在夢中回蕩,再回蕩。

    辛棄疾詩意圖 作者:陸儼少

    “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后名??蓱z白發生!”

    這是辛棄疾一生的寫照。

    他臨走的那一年,有大臣打算北伐,想讓他再次出山。

    可此時的他,哪里還能披甲、上馬、揮刀呢。

    四十五年過去了,他一直都在大聲疾呼“救國!救國!救國!”,可沒有人理會。

    反而面對的,是排擠、冷落,乃至嘲笑。

    少年熱血漸涼,辛棄疾早已白發蒼蒼。

    一切已經太遲。

    辛棄疾,只能帶著遺憾、不甘,離開人間。

    辛棄疾像 作者:戴順智

    參考資料:

    《辛棄疾傳 辛稼軒年譜》鄧廣銘

    《“辛棄疾生擒張安國”事件釋疑 》符繼成

    《宋史·辛棄疾傳》

    *圖片素材均來源于網絡,侵權請聯系刪除


    /今日作者/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深夜a级毛片视频免费_夜夜爽8888免费视频_夜夜欢性恔免费视频